首页 —地方文化—正文
明朝进士胡濂家族及仙坡胡氏宗祠
2016-12-29 10:32:32

  定安胡氏家族是在明朝初年从江西迁入的,最初卜居地选在定城中南街,迁定始祖是江西举人胡兴,他宦游来琼便选在定安落籍。胡兴生有一个儿子叫胡 钦。胡钦出仕任交趾福安州判(今越南境内)。胡钦生有三个儿子。长子胡璋迁居富文古爽村。三子胡玫出仕在南京当官,其子孙今多住在黄龙坡、凤尾、次滩。次 子胡瑛留居定城。胡瑛,医学训科,曾是当时定安最负盛名的医生,著有医书一本,今佚。胡瑛一生“恣性仁爱,以利济为心”。胡瑛生下胡濂。胡濂,明弘治癸丑 年进士,官至江西右布政使。自此,胡氏家族文运大开,仕途坦荡,成为定安的名门望族。


定安自明初创建学宫,上百年了,虽然培养出不少举人,但还是无人高登进士,进士梦让定安人苦苦等待了上百年。左所的海澄、定城的胡濂相继中进, 无疑是百年梦圆。定安这边陲荒土出进士啦,这对定安的读书人来说是莫大的惊喜,更是对读书人信心的莫大激励。此后,王弘诲、张岳崧、王映斗等一批进士相继 涌出,张岳崧竟摘得“探花”郎桂冠,嘉庆皇帝惊喜赐谕:“何地无才”。


胡濂,小时就十分聪明,十岁就会写文章,弘治癸丑年登进士后,先当户部广西主事,后转山东、云南、贵州、江西等地当官。在任上干了三件大事:一 是督饷有功,被赐金牌文币,加官至四品,提升为贵州参政。二是厘宿弊、申法纪、廉明有声。三是平苗彝叛乱,升任江西右布政使。但他十分不幸,适遇“宸濠” 之变,胡濂被错抓送入监狱,事平后,都御史王守仁、陈琳力保才被释放,他感慨:“时事叵测”,遂辞官回家,“杜门屏迹,教训子孙”。他随和亲善,“人无少 长,咸爱戴之”。他创家庙,置祭田,“治家有法,内外肃然”。


胡濂生子胡楷。胡楷小时就一直跟随父亲读书,嘉靖乙酉年拔贡,赴监肆业后,出任河南郑州通判。居官十余年,清白自矢,归田之日,州人为之志思。胡楷生有五个儿子,二位进庠,三位登太学,继续延续着胡家书香绵远的历史。

  

    胡濂曾孙胡衍宗,岁贡,常州府经历。第五世孙胡鼎新,增生,为人友善,慷慨大度,济困扶贫,毫无吝啬。有一年大旱,临高匪首符元豪聚党围攻定城,胡鼎新兄弟捐酒捐米,亲自督战固守,打退匪兵,保障了一方平安。他的第二儿子胡辉祖,崇祯乙酉年考中举人,他学富五车,却不想当官,隐居黄竹山,安乐终老。胡濂第七世孙胡士瑜,读一辈子书,晚年还嗜学不倦,多次赴考举人,却总是运气不佳,一直未能考中。他一生写了许多文章诗赋,结有《文集》、《诗赋集》、《庭训》、《架余书》四集。倒不失为定安的一笔文化财富。
  

    迁居古爽的胡璋一脉,人丁一直不旺,至九世胡耀,人都要老了就是生不出一个男丁,他仔细观看了古爽的风水,觉得其阴居尚可,阳宅却不利,便于康熙三年(1664年)迁到和梅,七年后,卜吉移居仙坡村。他根据风水先生的指点,将相继弃世的母亲、婶母、发妻和五世祖妣,点三穴迁葬到旺丁地文笔峰龙山尾葫芦埇顶。胡耀续娶蔡氏,六十四岁时果然生下一男丁,起名士环。胡耀为仙坡村胡氏始祖,胡士环则大置田产,大兴学业。他生有四个男丁,全部培养成为国学生,胡氏世代书香得以相承,定安以定城为中心的读书风气得以向县南传播。就这一点上来说,胡氏家族的贡献是大的。


  胡氏宗祠最早建在定城,但定城宗祠已不复存在,后来胡氏各支派也建有祠堂,但真正形成规模,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是仙坡胡氏祠堂。1994年被海南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
  仙坡胡氏祠堂最早由胡士环的长子恩贡生铨选教谕胡昕牵头倡建,但祠堂尚未动工就已病逝。四子敕封修职郎胡昐接力,在胡昭胡晖二位哥哥的鼎力支持下,于乾隆戊戌年(1778年)建成正堂,辛丑年(1781年)再建拜亭。


  五六十年后,祠堂已多处破损,道光丙申年(1836年),岁贡候选训导,加捐中书衔胡纯道,与从伯父翰庄商定重修扩建祠堂,但因资金不够,延至1838年才动工,1840年冬竣工。1919年,封建军阀程风琦看到仙坡胡氏祠堂富丽堂皇,认定是大户,便加倍派送税负。胡氏家族不堪重压,纷纷逃逸,恼羞成怒的程风琦竟派人把祠堂的正堂及十六间大民宅烧掉,追源报本心殷意切的胡氏子孙逃难回来再把正堂及家园修复,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仙坡胡氏祠堂。


  仙坡村是九龙汇池吉地,前对虎岭,后枕龙门,西有金鸡献瑞,东有文笔生辉。胡氏祠堂就建在村的西面,坐南朝北,案砂堂局端正,龙虎明堂齐整,总建筑面积约1300平方米。原有山门、前殿、正殿、配殿、通廊等建筑,今配殿已塌倒,其余均完好。山门进深三间,宽五间,有前廊。山门门楼东西有倒厢,东倒厢为祔食祠,西倒厢为节孝祠,左右耳房,一为祠佃居住,一为厨房。前殿进深三间,宽五间,前后均有廊,前后檐柱为古柱,稍间有陶窗,窗有蝙蝠吊庆图案纹饰,鼓镜式石础,驼峰有龙云、花鸟浮雕。后廊另有亭式通廊同上殿相接。亭式通廊与正殿廓间挂有某官送的“文魁”大木匾。正殿进深三间、宽五间,檐柱为方形石柱,次间和稍间用砖墙隔开,前殿和正殿均为悬山式顶,防火山墙,正脊原有花鸟人物灰塑,“文革”期间遭破坏。宗祠正堂东西两房有倒厅,供储藏和休息用,前殿左右设书房,正堂与拜厅中间起亭式拱棚甬道,以便行祭,正堂有前廊,拜厅有前后廊,四周墙垣围住。整座建筑高大雄伟,庭院布局合理,是定安县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古建筑物。


  全祠有设计造型各异的石础二十六对,工艺精致大方;前殿后殿共有驼峰浮雕三十八块,形象栩栩如生;槁窗装饰七块,图案精美独特;石柱十八根,根根不同。是我们研究明清建筑风格、雕刻艺术、手工技艺的绝好实物教材。


  仙坡胡氏祠堂自落成之日起,就在这里设立学堂,教书育人。方圆几公里的村庄,有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。日寇侵琼时,定安许多学校停办,但胡氏祠堂里的书声从未停止过,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仙坡建起新的学校,胡氏祠堂才告别了书声。有近二百年,胡氏祠堂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农家学子,为定安文化的普及和文明的传播作出了极大的贡献。


  胡氏家庭贵甲一方,胡氏子民却始终秉承着“予家世忠厚,不特豪侠,不欺贫愚,保世滋人,莫善于此”的家训,甚得邻村人的尊重。但面对日寇的种种暴行,胡氏家庭再“忠厚”同样表现出同仇敌忾的民族气节,他们庇护抗日队伍,倾力支持抗日斗争,为民族解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,1988年,定安县政府把仙坡村定为革命老区村庄。


  据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:原(四川)定远县城在今旧县乡。进士胡濂调到这里作知县时,看到旧县依山面水,街道狭窄。白天,看到峻岩松动的石头摇摇欲坠;晚上,有生气的鸡犬闷声不叫;雨日,洪水奔流,水涨石崩。损坏民房无数,百姓叫苦不迭。


  因此,他萌生了迁城的念头,但往何处迁?却没有主意。他去到县署右边的仙人山上,传说古时有仙人在大石上对奕,手迹历历在目。他求问于仙人,没有得到答复。他又走进神龙庙,三拜九叩后问:“菩萨在上,卑职胡濂意欲迁城,不知迁往何处好,恭请神龙大帝赐教。”稍后,忽然传来声音:“大印天授,庙坝中心。若为民故,迁邑蜚声。”他大喜,连连作揖磕头,再三谢恩。他又问了许多问题,却再也听不到回答了。他见神龙菩萨,只是望着他笑。不觉心里一急就醒了,原来是一场梦。


  胡濂想:这虽然是梦,却有神灵指导,我要把它变成现实。于是,他问清了庙坝的位置,立即带领有关人员前去勘察。经过观察和访问,觉得庙坝是建城的好地方,地势宽阔,三面环水,山青岭秀,风景如画。庙坝地处附近场镇中心,距旧县15里,距街子15里。距真静15里,距龙门15里,距清平15里。他又决定把县署建在庙坝中心,衙门朝着天印山,真是“两个中心,大印天授。天时地利,吉祥如意。”他迁城后,名望大增,有百姓称颂,上级褒扬。他死后,邑人建胡公祠以祀,蜚声遐迩,享誉千古。

友情链接:玉蟾宫官网 | 沉香网
文笔峰盘古文化旅游区   联系电话:0898-63733252 邮箱:chaoyue5105@163.com 琼ICP备16000894号-1